寂。

 —沉寂的世界有你有我,如此便已足够。

时之歌Project大推!

全职,主周叶/黄叶/喻叶/傘修,all叶党

坠丁一生推。

灣家。夏空。

這人很懒很懒很懒,很重要要说三次【.

【時之歌project】雲軒•道奇角色歌《當風過境》的…衍生?

時之歌project 雲軒•道奇角色歌《當風過境》的…衍生?[笑cry][再見][再見][再見]

純粹想想,打臉求輕(。

可以議論,但求別批評蟹蟹。

以下兩句來自嗶哩彈幕,若需撤下請告知謝謝。
 你已死去千年,他卻年輕如初。
 流年擱淺,痛過、愛過;浮生落盡,悲無、喜無。

若有錯誤…請告訴我屑屑……[笑cry][再見]

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[再見](。

 

>>>注意

>繁體

>虐

>可配合音樂食用

傳送門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521667 

 

 

雲軒•道奇《當風過境》

 

※ ※ ※

 

曾經,他也恣意快活;曾經,他也年少輕狂。

曾經,他也笑過愛過;曾經,他也哭過怒過。

後來,他知滄海桑田;後來,他知時過境遷。

後來,他知光陰難留;後來,他知孤獨永恆…。

 

那處有人佇立原地低頭不語,眼中夾雜旁人無法知曉的深意與哀愁。

他洞悉一切,卻又無法、或說是不想看清自己的未來。

 

他獨自走過漫漫時光,就這樣靜靜地看過、聽過、體會過人世間千奇百怪的世態炎涼、朝夕間的繁華與覆滅,偶有相陪之人,卻都敵不過時間,隨風而逝……漸漸地,他不再期待能握住些什麼、得到些什麼——夜色迷人,但他卻早已閱遍了天下美景,何處歸兮?何處…歸兮…?

…他不知曉…亦無人知曉……。

 

那雙深邃的、美麗的紫色眼眸,在那永恆的旅途中覆上了層層旁人不知的睿智,卻是磨去了年輕時那份朝氣蓬勃的明亮,卻是增添了許多化不開的、深不見底的哀傷與寂寥。

 

他緩緩睜開那洞悉世間的紫色雙眸,內心卻又嘆──我依舊活著。

閉上雙眼,從前一切盡在眼前,卻又縹緲不已。

 

陣陣清風吹過,其中恍若夾雜著呢喃低語——

「啊!雲軒!快來看呀!」那友人笑道;他憶起的卻只有染血的雙手與滿心的悲戚。

「雲軒,」那女子輕笑:「能有你的陪伴真是太好了。」他憶起的卻只有模糊的笑顏與冰冷的墓碑。

「你…要好好學著照顧自己啊!」那人輕聲道;他憶起的卻只有…早已消逝的歲月。

而那時的他也以為,自己會如同旁人一般,一切都與常人無異。

一樣的哭鬧,一樣的玩耍,一樣的投注了情感……

直至幾百年、幾千年光陰過去,當他的心早已麻木,才發覺當初的自己是多麼可笑。

他暢飲手中如毒酒的香醇,低嘆道:「所以…我本就與常人不同不是嗎?」微仰起頭,皎潔的月光溫潤依舊,卻依稀透著冷肅,將捧著酒杯的他與這一方天地照耀的那般聖潔又寂靜,卻除不去他的滿身孤獨。

 

那處存有舊日山河,卻不再見往昔容顏。

那處明月圓缺同往日並無差別,卻不再是他所熟悉的世間……

 

攤開的雙手中,握住的又有什麼?又會是什麼?

就連曾經執著些什麼的心,都隨著漸漸枯朽的他,一同逝去…。

「執著著什麼呢…?」幾乎聞不可聞的低語消逝在時光的洪流。他握了握骨節分明的大掌,輕聲道:「…也不重要了吧。」語末,一絲帶著淡淡苦澀的笑容蔓延至他的唇角;但,無論如何也不重要了不是嗎?

 

一次又一次的喧囂過去,世間輪迴,他卻越發不明白到底何人才是他所認識的、他所知曉的,甚至連留下身影都顯得如此艱難。

縱使多麼不捨,最終卻依舊逃不開人間黃泉永隔的命數。

你已死去千年,他卻年輕如初。

他覺得可笑,想要哭嚎,卻連一個能夠嘲笑自己的人都沒有。

流年擱淺,痛過、愛過;浮生落盡,悲無、喜無。

那還不如不要再深入這繁華世間,彷若千古過客一般,走過千山萬水卻又不留半片陳跡,那該是如何逍遙快意,又如何灑脫不羈?

…卻也撇不下那滿身的寂寥與孤獨,默默的如同輕風——拂過江面和林間,引起漣漪與葉落,最後波瀾平息,落葉歸根。看似留下了什麼,卻抓住了些什麼呢…?

那陣風又不止息地,輕輕拂來、悠悠遠去……

 

但掙扎於這紅塵世間,又如何能置身事外?

以這身看似完好卻腐朽的身軀,即便是赴湯蹈火又如何?

曾經愛過的、恨過的,都已不會歸來;只能看著眼前的、還能抓得住的珍貴事物默默守候。

縱使又是一次的羅剎地獄又如何呢?為了掌心中還能留存的一絲溫熱,為了現在所愛的人、事、物,即使被未來嘲諷恥笑,即使被未來視作無用,又如何呢?

為了曾經珍愛過的、為了現在重視著的、為了未來懷念起的……

為了不使一切靜靜消逝在風中,為了不讓自己默默消散於風裡……

為了不令所有成為過眼雲煙…付諸流水…

即使將來內心可能有所疼痛,可能有所後悔,便又如何呢?

回首那日,若是不曾有過後悔,不曾有過遺憾,那這又是多麼無趣的人生呢…?

便是他會遍體鱗傷、痛徹心扉…又如何呢?

一切只憑當時的本心本意罷了。

 

「畢竟,除我之外,又有誰能做到呢?」

輕輕地、輕輕地,若有似無的話語悄悄地滲入風中,消失不見。

那抹獨影,蕭瑟卻又滿溢著力量。

紫袍祭司踏著優雅的步伐,輕巧地遠去。

他的唇角好似帶著笑容,又像是錯覺一般……

再仔細看,那抹身影卻越發模糊……

 

倏地,狂風吹來。

風聲裡彷彿帶著幾聲低沉好聽的笑音,又似是幾聲不知曲調的頌歌。

待風止息,飛舞著的粉塵紛紛墜落。

看向遠方,聖潔俊美的祭司卻早已失去蹤影,只聽那聲音越來越輕…越來越淡……

…風再次吹了起來。

陽光下翩翩起舞的塵埃,一次次地旋轉著、移動著。

飛揚,再落下。

又是陣風拂過,這次,它帶著那或有或無的聲音,慢慢遠去…。

 

去到何處呢?

或許是追隨著俊美的他,或許沒有……

或許過去,或許現在,或許未來…。

或許…或許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※ ※ ※

 

大家好,這裡是夏空。

感謝大家看完…………………[笑cry][笑cry][笑cry]

拒絕談人生。[再見][笑cry]

其實本來想配合歌詞段落寫…但是發現功力不夠所以…[再見]

感覺還是沒有很完整的寫完大祭司阿…溝咩捏…

算了我我我,等官方(丟鍋(喂

其中有一些是腦補啦、腦洞啦,看看就好,真的[笑cry]

打臉求輕,真的(

是說那個毒酒腦洞,被朋友賣了神馬的,上圖再說吧[再見][笑cry](何

話說要感謝辣個朋友說想看,不然我大概會懶得寫(你

可能會有人看不太懂,木關係,我自己有時候也會[再見]我是個跳痛的妹子[再見](

可提問。

然後也要感謝另一個妹子先幫我看了看文,愛你!

關於大雞絲,我覺得這個悲情人物好戳好戳的,就不寫長評了[再見]我怕自己死機或是又被談人生(不

不過還是要說,有人吃過麻辣雞絲嗎?好吃嗎???(喂!!!

然後我一星期聽了至少10hr的當風過境,真真洗腦,但是粗不去[再見]

好啦2333感謝各位的觀看,歡迎評論及討論與交談hhh

 

作者 夏空 in 2016.05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哦對了,胖友縮,要一路虐到底

所以……

 

※ ※ ※

 

而付出了之後呢?

他看著眼前的荒蕪喃喃自語。

「結果…我還是錯的…是嗎?」

他笑了。

明媚而又釋然,卻隱隱透著瘋狂。

「不…他們不會希望的…」

哀傷與蕭瑟漸漸染上他的背影,他置於桌邊的素白指尖,微不可見地顫抖著。

頰邊滑落的一絲溫熱,是苦的,是澀的。

 

所以……

從來沒有所謂希望,對吧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Fin.

 

※ ※ ※

 

嗯。

…大家債見![笑cry]


哦,對了,下圖是被好友賣噠過程,好啦掰掰(



评论
热度(8)

© 寂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